风荷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断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
        户部尚书梁群峰告病,已三日不上朝;浙东路转运使梁瑛筹措军饷不力,上罪己疏自请辞职。明威将军陈海在东南剿匪已经断粮两日了。
       “他们竟如此胆大妄为,把军国大事当儿戏!”李济一把扔了梁瑛的请罪书,气的脸色煞白,全身颤抖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看你,又急!”端王把人按到椅子上,端过盖碗递于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能不急吗?!前线的将士们饿着肚子在跟海盗、流寇拼命,这些人,这些人——”李济挣扎着要从椅子上起身,被端王按住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一直沉默的高进躬身深施一礼,“王爷,达康,这件事交给我去办吧。”说完,转身出了门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不结了?来来来,消消气,喝口茶。”端王赵瑞金看着高育良离去,转身又端起茶递给李济。
       李济接过盖碗,一口气喝干,“王爷——”
     端王摇摇手,“凡事有果必有因。俗语说得好‘打狗还得看主人’,梁公子打人,如果被高相教训一顿也就罢了,可祁同伟只得个武状元,区区六品,充的哪门子英雄呢?现在好,军需命脉握在人家手上,还不是任人揉圆搓扁?”端王摇摇头,端起盖碗,喝了一口茶。
       “呵呵,好,好,请问端王爷,祁镇西北御金、陈海东南剿匪,为的是谁家天下?祁镇还好说,捷报已传,不日回京;可是东南战事正是吃紧的时候——”李达康发白的脸渐渐泛起青来。赵瑞金慌了,忙放下盖碗。
      “哎呀,你别急,听我说,昨天我到凌国老府上去了,恳请他老人家代为调停。老爷子也是不容易啊,七十多岁了,连夜去梁府做说客,终是说妥了。”赵瑞金叹了口气,“你看着吧,不出这两天就会有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将军,八百里急递。”卫兵进得帐来,将信函交于祁镇。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。”祁同伟接过信启封火漆。

        西北大捷,祁镇率部回朝,途经邙山景陵,新科武状元、皇帝敕封宣威将军——祁镇祁同伟翻身下马,跪倒陵前,痛哭泣涕,上演了一出惊天动地的哭坟大戏,并上疏言曰:祁镇资质驽钝,本不堪大用,然上承天恩庇佑,下赖将士用心拼命,终不负皇恩,绥靖西北。今经邙山,谒景陵而思远,祈请陵前诵经三月,以体忠孝,泣望恩准。
        在副将赵东来呈疏天颜之前,祁同伟哭坟的消息从邙山一路传到汴京,传遍朝野。
        “祁镇绥靖有功,难得的是这份赤诚之心,准奏!”祁镇奉诏守陵三月。
         一个月后,东南大捷。
        又二月,陈海于安阳门外迎候祁镇。二人并骥而行,一路无言。
      “师兄可曾听过安怀农谚?”在高府门前,二人下马,陈海开口。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农谚?”祁同伟将缰绳交于小厮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做天莫做四月天,蚕要暖和麦要寒。出门望晴农望雨,采桑娘子望阴天。”月上柳梢,银辉蒙蒙,陈海双眼载满星光。“做天尚且如此况人乎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海子,我明白。”祁同伟转身进府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老师睡了吗?”祁同伟问下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,老爷一直在书房等着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,你下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整整衣冠向东院走去。跨进院门,看到窗户透出熟悉的亮光,祁同伟眼眶一热,窗子上映着高育良的身影,应是在批阅公文,笔头攒动让他想起当年老师握着自己的手写下自己的名字。
         祁同伟抬头,青天隐隐,明月皎皎,有犬吠声远远传来。在这夜阑人静时,祁同伟在窗外久久伫立,任露水打湿了衣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        自应天六年四月,北金屡犯中原,都被祁、陈二将挡在玉关三十里外。十月,北金皇帝完颜端宏邀请德帝前往碎叶城商谈停战修睦事宜。德帝前往,端王、赵东来随扈。不料,北金失信,施放毒烟,德帝、端王吸入毒气命悬一线。所幸,祁镇在碎叶城内安插的‘夜阑’队员丑、寅、亥、巳、申五人以命相博,赵东来拼死突围,终与城外陈海的援军汇合。
       “最是无情帝王家啊!”赵东来冷哼一声,又咳嗽起来,虽然吸入毒气较少,但是一番恶战大伤元气,躺下之后再没能起身。陈海接过密信,上书:惊闻碎叶事,瑞王赵瑞龙重提金匮约,欲自立,高尚书、李中丞及一干反对的大臣皆被控制。云州刺史刘新建接掌京畿,另从云、荆二州调兵七万布防京州。家国危矣!将军宜早做决断。落款处是怒放的天女木兰。
       “师兄,你说现在怎么办?”陈海紧紧握住腰间佩剑。
      “陈海,我知道你的感受,我也恨不能现在飞回汴京,”祁同伟看向陈、赵二人,“可是陛下、端王昏迷不醒,关外金亮平虎视眈眈……。”他走到陈海面前,将皇帝随身玉牒交到陈海手上,“你带着我的书信去真州找凌远将军,再给他这个,让他联合其他六州十八路将军檄讨刘新建。另外,我会派‘夜阑’卯、戊、酉三人潜回汴京,汇同辰、午、未营救老师和国老后到真州与你汇合。”
       ‘ 夜阑’小队潜回汴京,救出高、李、陈三人,连夜奔赴真州与陈海汇合在凌远军帐。
‘卯夜’程度要立即要回玉关复命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千里奔袭弟兄们急需休息,向祁镇报了平安也不行?”陈国老问。
       “任务完成后须即刻复命。”程度答到。
       “非常事非常待之,‘夜阑’的规矩就不能例外一次?”李达康皱眉道。
        程度没有回答,他嘴角轻扬,沉声道:
  “长夜无垠,自此守望,心念所归,无惧无退。吾不娶妻,不生子,不封地。
誓为暗夜之刃,御寒之火,破晓之光。
奉之以身,死生于斯。今夜如此,夜夜皆然。”
        灯花炸裂,烛火闪烁间程度的眉目竟与祁同伟像了三分。
        帐内一时寂然。
        “咳,既是如此凌某便不强留了。”凌远抱拳,“程队长,后会有期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多谢凌将军。”程度还礼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,德帝、端王醒转,汴京围解,瑞王赵瑞龙就刑;祁同伟救驾有功晋兵部侍郎;陈海擢升步司统领,皇帝赐婚,与凌远之妹凌慕蓁结成百年之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木兰非
古风,(已经OOC的没边儿了,我能怎么办?我也很绝望啊)
私设:
       28年前高育良为赈灾御史放粮郴州。私访偶遇小乞丐,念其孤苦收在身边并以镇名为其名——祁镇。
       赵瑞金(皇弟,端王),年少时途经邙县,是时,百里梨花胜雪,府衙小吏李达康身着绛紫官袍,衣袂飘飘,从此情根深种。李达康一直视而不见,却也因着这层关系达成了自己的理想抱负。

祁镇,字同伟——兵部侍郎兼枢密副使,
高小琴——祁同伟妻
祁榆雁——祁同伟和高小琴的儿子
高进,字育良,又字卢良(梗)——尚书令(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)
吴慧芬——高育良妻

李济,字达康——尚书左丞
欧阳菁——李达康妻
钟鸣,字少艾——殿前副都指挥使,兼大理寺卿,
陆余,字亦可——侍卫马司指挥使,兼大理寺副卿,
季理,字昌明——都察院都检点,
赵来,字东来——刑部侍郎,
陈海,字平川——侍卫步司指挥使,
德帝——赵瑞胤   年号开宝,史称高宗
端王——赵瑞金   年号端拱,史称孝宗
赵襄——端王三子     年号宝景,史称肃宗

金亮平——北金兵马大元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       “这增城挂绿可比宫里的还大,还新鲜呐,高相爷!不知跑死了多少匹马哟~”吃完荔枝净了手,李济临走前冲高进眨眨眼,如是说。
      “来人!”回过味来的高尚书叫人备轿,直奔演武场。
       祁镇不在演武场,那就只有一个地方了。轿夫抬起轿子转进隔壁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        木兰小筑内。
        晌午的太阳光刺的人睁不开眼,祁镇一直跪在地上。早年剿匪时受过箭伤,这小半个时辰跪下来,早就撑不住了,可他的恩师——当朝宰辅——高育良高尚书没发话,他不敢起身,只能硬撑着不让身子打晃的太厉害。
       看着摇摇欲坠的祁同伟,高进心里恨意翻涌:世上竟有蠢笨至此的人?!还偏生的顾盼生辉,眉目如画!!最可恨此人竟是自己的学生!!!
       汗珠沿着鬓角滴答而下,脸色亦渐惨白。终是不忍——
      “起来吧。”
       一层一层的汗湿透了前胸后背,祁镇眼前阵阵发黑,听到老师的这声“起来”长出一口气,一手撑腿,一手扶地想慢慢站起,奈何跪太久腿麻,一个踉跄差点儿栽倒,高进一把搀住,半扶半抱拖进屋。
       “老师,是我错了,您别生气---”看着榻上挣扎着要起身的祁同伟,高进长叹一声,这痴儿,九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。“你老老实实躺着,这笔账待会儿再和你算。”
      “老师”休憩沐浴后的祁镇身着墨绿衫子走到案前。高进正摹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,“老师,您写的真好。”
       “好?”高进冷哼一声,“好在哪里你倒是说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老师,我不懂这些,您是知道的。只是觉得老师的字有气力……有气势……有气魄。”祁镇面上白了几分,越说越心虚。
       “有气力,有气势,有气魄,”高进被气乐了,“看来祁侍郎也不是完全不懂嘛。”
        听到老师这么说,祁镇耳朵一热,羞得满脸通红,忙低头替老师磨墨,高进也不再为难他,敛眉凝神,笔走龙蛇。一时万籁俱寂,唯余蝉鸣声声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写了,咱们用饭吧。”写到‘古人云:“死生亦大矣。”岂不痛哉!’高进搁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嗯,我叫人传饭过来。”祁镇眉目流转,笑靥如花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用,咱们去前厅。很久没过来,你陪我走走。”高进摆摆手,迈步出门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,老师。”祁镇紧走两步跟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木兰倒是开的盛。”园中天女木兰正含芳吐蕊,俏立枝头。师徒二人漫步园中,清风徐来,心旷神怡。
       “老师喜欢就好。”祁镇面露得色。
       “同伟啊,你跟我也有二十年了吧?”高进驻足,背手负立。
      “自十岁得遇老师,已经二十八年了。”祁镇心中一惊,小心察言观色。老师不曾这般问过自己,这次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?
       “已经二十八年了?”高进叹笑一声,摇摇头“不认老不行喽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老师一点都不老,在我心里,您一直都玉树临风、光芒万丈。”祁镇一着急,脱口而出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”高进睨了祁镇一眼,“我还以为祁侍郎兼了副枢密使,官做大了,目中无人了!”
       这两句话在祁镇听来无异于晴天霹雳炸响在头顶,咕咚一声跪在高进脚边“老师说的哪里话?学生万死不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增城挂绿是怎么回事?”高进咬紧牙,狠下心,不去看他的膝盖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祁镇没想到高进是为这事生气,“老师,是这么回事。我有个表弟,在岭南经商,最近来汴京,知道您爱吃荔枝,我就让他帮忙多带一些早点来。”
       “早点儿?多带?”高进冷笑一声“祁侍郎,你知道这时节,大内各宫分得几串?今天茶叙,满满一盘,全让李中书吃了。末了,他说,宫里的都没这些大,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?!”
       “知道……”祁镇嗫嚅着,低着头。
       “你这胆子也太大了!以后别干蠢事,给我省点心,行不行?”高进本就心疼他的腿,看到他垂头丧气,懊恼不已的模样,哪里还生气,“还不起来?!”
       祁镇缓缓站起,“那,老师现在怎么办?李中书知道了,端王就知道了;李中书的意思就是端王的意思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现在知道怕了?”高进走到湖心亭圆桌旁坐下,祁镇忙倒茶,端到老师面前。
        “坐吧。”高进端起茶盏,又放回桌上,看向祁同伟。怎么就过去二十八年了呢?这二十八年是怎么过去的?当年那个小乞儿怎么一转眼就成了这眼前人?
      “老师,老师?”祁镇小心的喊。今天的老师和平时很不一样,他心里没底。
      “我在想祁镇。”高进垂睫,喝了一口茶。“当年遇到你的那个祁镇。”
       “当时,我就是一个无父无母、沿街乞讨的小叫花子,吃了上顿没下顿。幸亏老天见怜,黄河潰堤没把我淹死,还让我遇到老师,您收留了我,还给我取名,教我识字,送我习武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“同伟,”高进打断了他,“倘若,这一切都没了,你愿意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老师?”祁镇一愣,又笑了“我愿意。老师,只要跟着您,让我做什么,我都愿意。”
        真是痴儿。高进拍拍祁镇肩膀,“同伟啊,要起风了,加件衣服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五日后,皇帝下诏:命祁镇为镇北大将军镇守玉关,抵御北金的虎狼之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       北金的兵马大元帅金亮平和祁镇交手多年是旧相识。
         祁镇是风霜刀剑里拼出来的,金亮平也是一仗一仗打出今天的兵马大元帅。二人是对手也是知己,颇有些惺惺相惜之感。对于这次出征,祁镇虽不敢说马到功成,也是信心满满。
       “祁同伟,你到底有没有在听?”直到高进走到跟前,祁镇才回过神来,忙陪笑道“有,老师我听着呢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你告诉我,我刚才说什么?”高进望着他,眼神明灭,晦暗幽深。
       “呃,嗯”祁镇咽了咽,“此去不能轻敌,要小心不可大意——”终在高进的眼神中败下阵来,“老师,我错了~”
      “你说的都对。同伟啊,是老师错了,总把你当小孩儿看。”高进度回书案,坐下,拿出两封信递向他“这里两封信,第一封信你到玉关胜了金亮平之后再拆开。第二封,你想什么时候看都行。记住了?”
      “记住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一出尚书府,祁镇就打开了第二封信:
同伟,
此一去千里万里,万望珍重,京中万人不值一念,切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知名不具
        “老师这是怎么了?”祁镇摇摇头,把信贴身装好。
        日夜行军,终到玉关。金亮平军前叫阵,祁镇只是避战不出,远途而来,自是养精蓄锐为先。不如看看老师有何妙计良策?拆开信,信笺上寥寥数行:
同伟,
端王已属意大宝,李济、季理、田奋等具已为他所用。只你平日得罪人多,实难脱身。两军交战,你既先胜一程,自可冒进追敌,瞒天过海。往东虢罗,西去戎氐。
从此后,海阔天空,不必回望。
如若得闲,三年后,南越古召散花坞再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师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卢良
       敌军的叫骂,塞外的风沙,悉已去远,眼前耳边只余:
我是教书的,姓卢,你可愿随我去汴京?
倘若,这一切都没了,你愿意吗?”
从此后,海阔天空,不必回望。
如若得闲,三年后,南越古召散花坞再见。
同伟,此一去千里万里,万望珍重,京中万人不值一念,切切。
知名不具     知名不具     知名不具  
       “将军,将军!”众将惊呼中,镇北大将军祁镇祁同伟栽倒马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       “同伟?你不是应该在玉关吗?”高进霍地从太师椅上站起身,不可思议的看着从天而降的学生。
        “老师!老师,我……”祁镇一时百感交集,眼眶发热,无言以对。
       端王嘴角微弯,又恢复如常,“祁镇,现在两国交战,身为主帅无故脱阵,你可知后果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将帅印交托陈海将军,由他统一调度,不会贻误战机,玉关无碍。”祁镇昂首迎上端王目光。
       “高尚书,外将无诏回京该当何罪?”端王步步紧逼。
        “按律当诛。”高进沉声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还擅闯议事厅,哪一条都够满门抄斩的了,祁侍郎。”李济在旁凉凉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来人!”高尚书高声喊到。
         门外重兵把守,此刻,没有任何动静。高进看向端王。
        “高相不要激动嘛,”端王端起茶盏,轻吹浮沫,悠悠开口,“祁侍郎有错不假,可这错你说了不算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来人!”端王扬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 禁军冲进门将祁镇团团围住。
          高进收紧下颌,袖内双拳紧握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祁镇勾结金贼,意欲反叛,行迹败露,图谋不轨!将人拿下,交给刑部赵东来。”端王下令。
          祁镇望向高育良,烛火明灭闪烁看不清表情。一声老师哽在喉头,上下不得。
       翌日,早朝,刑部侍郎赵来上疏:兵部侍郎兼枢密副使、镇北大将军祁镇包藏祸心,借交战之机勾结金亮平,明是守关避战等待战机,实则里应外合另有他谋。独返京畿,意图不轨。被尚书令、端王当场擒获。臣连夜审讯,并从祁府查抄往来书信,人证物证具在,祁犯认罪画押。供词在此,请陛下御览。
        “高卿家,赵来所奏可是实情?”冠冕微动,皇帝望向高进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回陛下,赵侍郎所言,句句属实。”高进出班奏对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孤记得,祁镇好像是高卿弟子?”皇帝放下供词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臣管教无方,愧对圣恩,臣罪该万死。”高进叩首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常言道‘知人知面不知心’,高卿不必自责,起来吧。赵卿还有话说?”皇帝看向赵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启奏陛下,祁犯畏罪,今早于狱中触壁而亡。微臣失察,请陛下责罚。”赵来撩衣跪倒。
         金殿上一时静极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陛下,臣弟以为,祁镇当诛,既已伏法,也是天理昭昭。赵来失察,断俸半年,以示惩戒。”端王恭言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,就按端王说的办吧。”金口再开,纶音如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       灵堂内,祁妻高氏身穿重孝跪坐灵前泣涕不止,身旁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儿亦是。
       高进心酸不已,上完香,来到高氏面前,高氏连忙下拜“相爷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起来吧。”高进摘下左手拇指上的扳指递给高氏,“带着孩子去淮南辛庄,找钱氏绸缎庄的老板,给他这个,他自会安排。”
      “谢相爷。”高氏拜倒,回首牵过孩子“榆雁,给相爷磕头。”祁榆雁跪下叩首。
      “罢了。孩子长大后,不要教他读书习武,就做个乡野村夫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小琴谨记。”
        翌日,早朝,监察院都点检季理上书,痛陈尚书高进营私舞弊贪墨等七大罪状。皇帝问高进可有辩驳,高进伏首无言。
       案件移交大理寺,高犯供认不讳。
        三日后,圣旨下:
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前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高进,徇利源深,结交筹广,不能恪守官箴,辜负圣恩,朕心甚痛。然念其抚民微劳,故左戍过岭,永世不得回京。钦此。”

       (吴氏在白云庵落发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 
      “官爷辛苦,喝杯水酒,歇歇脚。”行至演武场大街,一个瘸腿老头儿端着粗碗举到解差面前,偷塞一把碎银给班头。解差对视一眼,“哥哥,咱们且歇歇再赶路不迟。”说着两名解差走进茶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恕高某眼拙,老丈是——”高进看着面前的老者,记不起在哪见过。
        “高尚书贵人事多,小老儿可不敢忘。二十二年前,我差点儿被梁公子的人打死,是您救了我,后来祁大人又安排在演武场看门,不然我这把老骨头早成土灰了。”瘸腿老头儿边说,边斟满酒,递到高进手中。高进连饮两碗,仔细想了想,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。“进京三十余年,受高某恩惠者何止千万,今日送行者只老丈耳。”高进昂首饮尽碗中酒,“多谢老丈!”
       “这好好儿的,祁大人怎么就通敌了?您怎么就发配过岭了呢?”瘸腿老者连连拭泪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世上事,又有谁能说得清呢?”高进哂笑,一揖到地“老丈多保重,高某拜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
       “我真好奇,这祁、高二人又不知道你力保他们,你这是何苦来?”酒肆内,端王轻摇折扇。李济站在窗前没有言语。
       收起折扇,度步窗前,端王抬手拍拍李济肩。李济一个激灵,回望端王,那眼神让端王心中一痛,“达康——”
       “王爷是天)家)子)孙,又怎知我等苦辛。”李济苦笑。
       “你放心,我自与他人不——”端王急道,欲握他手。
         李济转身躲过“不同?若不是我时时警醒,只怕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“达康,在你心中我就是这样的人?”端王掰过李济肩膀,直视他双目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可你逼我至此……”李济闭眼长叹,“王爷,您志在社稷,是百姓福祉。我由邙县小吏走到今天已心无所愿。我们就做君)臣)知)己不行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对黎民百姓,对祁、高尚且有情,这样对我,何其忍心?”端王放开手。
        李济定定望向端王,这人鬓角染霜,已不是当年鲜衣怒马的少年,只是这份心思却一直不曾改变,罢了——
       “容臣,回府,休妻。”李济深深一揖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(欧氏出家无着庵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八
          路经演武场,高进驻足,槛外木兰具去,新栽梨树正好。匾额上“梨园春”三个字,金闪闪,明晃晃。抬眼上望,青天朗朗,万里无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,哈哈哈哈……”高进朗声长笑,径自前行。解差急忙跟上。
         丝竹声起,有清音出墙:
“瓜洲岸 芦荻飞 长帆落日两相偎
一袂红袖 步摇金钗碎 怎堪回味
画舫夜 笙歌沸 缠头金粉去又回
二分明月 依稀有歌吹 谁与同醉
兴废寻常事 人老木兰非
莫道广陵散 明月耀清晖
兴废寻常事 人老木兰非
莫道广陵散 明月耀清晖
兴废寻常事 人老木兰非
莫道广陵散 明月耀清晖”

后记:

         开宝五年九月,德宗驾崩,端王继位,改元端拱。拜李济为相。
          端拱元年夏,高进病死庾岭。
          端王在位七年,李济尽心辅佐,宵衣旰食。后在枢密院与赵来协商披甲者归田事宜时,吐血身亡。端王痛哭泣涕,辍朝一日,百官素服,追封太子太师,谥号文正。然自开宝四年六月,端王整肃纲纪,大半朝臣遭到清洗,德宗朝二品以上官员只余李济一人。故有人谓其贰臣也。
        翌年,端王驾鹤,其子继位,是为肃宗,下诏取消李济“太子太师”的封号;又下诏剥夺“文正”的谥号;再下诏查抄李府,家产充公。
    
     

梗在这里:
榆雁:马名,一作的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