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荷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相思赋予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      侯亮平没能把祁同薇从孤鹰岭带回来。
      法医检查了她的尸体,子弹穿颅而过。
      侯亮平有些懊恼,如果当时自己从展眉入手,会不会结局不一样。
      当时,展眉的名字在自己心里闪现不止一遍,可是终究没说出口,展眉毕竟姓梁,他怕展眉的名字一出口会让祁同薇加速自戕,但结局还是没能改变。 他没想到梁展眉会主动联系他,在她回国的第二天。
       三年前,同时接到少科大和Bicocca的邀请函,梁展眉去了米兰Bicocca物理学院研读量子力学。
       祁同薇是出了名的美人,尤其一双明眸,顾盼生辉,即便是在缉毒第一线时,也是神采飞扬,英气逼人。可梁展眉却不十分像她。见过的人都说她更像梁路,大家闺秀,儒风天成。也是,女儿像父亲多嘛。只是可惜了祁同薇这幅好相貌。
        侯亮平搅着咖啡,沉思。明天祁同薇下葬,自己什么时候去?又想到梁展眉,胃里一阵翻腾。
       刚放下咖啡杯,感到有人走过来。侯亮平抬眼,后背不由绷直。虽然只是十几年前见过几次,可是他知道,这就是梁展眉了。
      今年应该是17岁?或者16岁?身高足有一米七,在女孩子里算高了,又遗传了祁同薇的白皮肤。用流行的话说,典型的白富美。可又有些不同,哪里不同又说不好,可能是那副架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吧。明明是和珊珊差不多年龄,可直觉告诉他,这次见面没那么简单。
      “侯叔叔好,我是展眉。”梁展眉伸出手。
      “……好,好。”侯亮平握住她的手晃了两下。对方手臂上的孝章让他咔吧了一下。
      “我很抱歉……”千难万难,侯亮平还是开了口。
      “不怪你。侯叔叔,你也是职责所在。”梁展眉倒是不紧不慢。“恐怕,你是现在最不好过的人。”梁展眉搅了搅咖啡放下勺子,看着侯亮平。那目光平静,却直透心底。
       这感觉似曾相识啊?稳稳心神,侯亮平开口“展眉,谢谢你的理解。这些天,我没睡过一个囫囵觉。有时候我都分不清哪些是现实那些是梦境……”侯亮平哽住。
        梁展眉动了动嘴,却什么也没说。
        半晌,“侯叔叔,我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忙?你说”侯亮平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       高育良的态度很配合,详细交代了自己和高小凤的事。
       但也仅限于此。
       关于赵家,关于祁同薇,只是认识不足,人之常情,或有违规,但未犯法。
        本来案子就要到此为止,但是侯亮平却忘不了高育良打给沙瑞金的那个电话“请务必击毙祁同薇”。而梁展眉的到来更增加了他的疑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高老师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穿过大门,高育良正在小院里松土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,亮平来了。”高育良回过头来,“先坐,我很快就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似乎听到吴老师的笑声从屋里传来,如果不是门口的守卫提醒了他,摇摇头,侯亮平示意守卫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  高育良走到水池边洗手,侯亮平递过毛巾,“老师,有人想见您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哦?是谁?”高育良一边擦手,一边走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梁展眉。”侯亮平轻声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前面的高育良顿了一下,没回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        “您好,我是展眉。”逆着光,梁展眉深深鞠了一躬。
        “坐吧。”高育良颔首,倒了一杯茶。
         还未送暖,空气里有不容忽视的丝丝寒意。
        “穿的这么少,不冷么?虽说年轻,还是要注意保暖啊。”看到梁展眉只穿着风衣,高育良提醒到。
        “回来的急,没来得及准备。”
        闻言,高育良顿了一下,放下茶杯,在对面坐下。
        梁展眉细细的打量高育良。上一次面对面,还是出国前的饯别宴,那时她喊他“高爷爷”,他夸赞她,一派和乐。后来,她又仔细的看过一次,那时,屏幕上的他在作报告,端的是流水击石,金声玉振。现在的高育良清瘦许多,满头华发。“您的头发都白了,我记得三年前还只是零星灰白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一代新人换旧人啊,你们都长大了---”高育良蓦地住了口---梁展眉起身,蹲在他身前握住了他的手。她的手又干又冷,冰得他打了个冷颤。
       “小时候,我最喜欢牵着父母的手沿着白杨路走。可是,他们太忙,总说以后。后来,没那么忙了,我却读书去了。”梁展眉望进高育良的眼睛“今天上午我握着她的手送她最后一程。她的手很冷,很僵。”
        梁展眉松开手,坐回沙发。
        高育良闭上眼睛,复又睁开,看着梁展眉。他在等。等她接下来的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明天我回米兰,也许不回来了。您多保重。”她对着高育良又深鞠一躬,向门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        到门口时梁展眉停住,又折回来,盯住墙角的摄像头,贴着高育良耳边说“她真傻,一直以为我不知道。其实第一次入学体检我就知道自己是 A型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       梁展眉没关门,侯亮平进来时就看到高育良端坐在沙发上,笑吟吟的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 “老师,老师!”侯亮平连忙喊到。刚才在监控室看到屋里的情形就觉得不对劲,现在更加深了这种感觉。
       “亮平啊,”高育良开口“你信不信天理循环,因果报应?”
       “老师,您怎么了?”侯亮平心下惴惴,问到。
       “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”高育良没理侯亮平,径直走向里屋。
       呜~~
       似是有风吹过,窗前的杨树枯枝不胜风力巴嘎一声断折,掉了下来。

后记:
        当年祁同薇受伤失血过多差点死掉,医院血浆储存不足,陈阳、陈海、梁路为她各抽了400ml血,他们都是O型血。

P.S:借用iFumes大大的性转设定。

梁展眉人设就是女版汤川学

没有前情,没有后续,什么都没有,就单单想为厅花出一口气😭可还是虐的我厅花

PP.S:这文昨天粗粗码到一半忙到飞起,没来得及上传,可能和剧情有出入(都性转了还说什么剧情😂)
















评论(7)

热度(10)